死生寻常事 奋斗与君同

——寻访长汀县河田镇伯湖村老红军傅得胜的人生足迹

来源:闽西新闻网—闽西日报2019-02-03 09:53 字号:

图为晚年傅得胜像。

长汀县河田镇伯湖村(原名伯公岭),一座普通的土木结构民房内,大厅神龛上端挂着一位老人的遗像。老人平头短发,目光炯炯,朴实中透出坚定和倔强。照片下一张白纸黑字的生平介绍,原来他就是原中央苏区长汀县苏维埃政府工农检察部部长傅得胜。

遗像下的“红色简历”

仔细阅读“像志铭”:“傅得胜同志生于1898年7月,于1975年12月4日逝世,享年77岁。出身贫农,1928年参加革命,和傅连标搞地下工作,到河田白区张贴标语、宣传革命,并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1929年在伯湖村参加领导革命暴动,担任赤卫队中队长,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革命组织转移到严坑后,负责到河田一带白区侦察敌情。1930年闽西苏维埃政府成立后,担任河田苏警卫连连长。1931年任河田区苏工农检察部主席。1932年前往江西(瑞金)沙洲坝学习培训。1934年调任长汀县苏维埃政府任工农检察部部长。1934年10月红军北上后,因战伤留下搞白区工作,参加游击队。后参加中央局(留守处)主办的白区工作训练班。白匪复辟后,傅得胜9岁的儿子傅石先宝惨遭敌人杀害,一家人妻离子散,背井离乡。新中国成立后,傅得胜重返家乡,继续参加革命工作。曾任伯湖乡农会主席、贫农协会主席、长汀县贫(农)协(会)委员、福建省贫协代表。在生平的革命活动中,立志坚定,一颗红心永向党。热爱党,热爱社会主义,关心集体,生活勤俭朴素。”

年近七旬的傅得胜儿媳邱连秀告诉笔者,照片上的文字是其丈夫傅梓祥生前写的,为的是让子子孙孙都记住祖辈的事迹。傅梓祥经常为父亲代写政治审查报告表,这些文字都经过傅得胜生前确认。据党史记载,河田早在1927年就成立了秘密农会。1928年秋,共产党员李震东担任汀南秘密农会主席。傅得胜年长同乡李震东两岁,年龄相仿,自此接受革命思想,走上革命道路。

武艺高强的警卫连长

68岁的村民傅桂昌自小和傅得胜相邻而居,其母刘戴娣担任过儿童团员、游击队员,对长辈的革命经历知道不少。“土地革命战争时期,穷苦出身的傅得胜是伯湖村闹红的领头人之一。傅得胜(原名傅营新)和傅克勤、傅善成等人,最早在伯湖村秘密发动群众参加河田工农武装暴动。1929年5月,红四军第二次入闽,朱德军长路经伯湖。在村里的老鹰树下召开群众大会,号召贫苦工农闹革命。伯湖于1930年在下对门傅克勤祖屋成立了乡苏政府和党支部。”

“伯湖有练武的传统,得胜叔公从小练武,打拳、舞棍样样精通。听母亲说,得胜叔公武功高强,当过河田区苏的警卫连长。得胜叔公晚年教人练武,70来岁的老人牙齿咬着满满的豆子箩,可以绕天井走三圈。我听他讲用过‘短铳子’(驳壳枪),他的额头上和腹部都有很深的伤疤。得胜叔公因为带头闹革命,一家人妻离子散吃尽了苦头。前面两个妻子受到反动派迫害,一个逃难去了宁化,一个没钱治病很年轻就去世了。第三个妻子姓简,是在漳州南靖成亲。红军长征后,国民党反动势力疯狂反扑,叔公和战友按照长汀地下党的指示,避难到南靖县奎洋乡双坑村。在当地一边打短工维持生计,一边开展地下革命活动,收容失散的红军战友,刺探军事情报。叔公在南靖生育了两个儿子傅维桔、傅维权,直到1950年初才带着叔婆前夫的儿子荣水一起回到家乡。”

“叔公参加红军到处去打仗,留在家里的儿子石先宝才9岁,寄养在露湖村亲戚家。反动团匪寻仇报复,把藏在米缸里的石先宝抓去‘祭坟’。可是叔公胸怀宽广,解放初期镇压反革命,叔公公开为杀害儿子的凶手说情免死,大家都说傅得胜了不起,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男子汉,可谁知道他心里的痛啊!”

带领全连参加独立第七师

1962年,时年64岁的傅得胜在老红军、老革命登记表上填写:“34岁带领战士补充第七师第8团,在宁化屋村打仗腹部受伤。1934年,由部队转入河田区工农检察部任部长。” 1898年出生的傅得胜34岁时应是在1932年,当时职务是河田区苏警卫连负责人。按照履历表的提示,笔者在海量的党史资料中找到了傅得胜的踪影。

1932年2月,中共、少共长汀县委发布《关于战争紧急动员工作突击周告群众书》,号召全体工农加入赤卫军,整营整连到前方去,配合红军作战。同年8月31日,《少年先锋》第四期报道:“长汀各区的模范少先队集中河田,配合中央警卫营及独立第8团消灭汀东团匪200多人……作战最勇敢的是古城、汀州、河田三处的模范少队。”党史文献记载和傅得胜的履历表内容一致。年过而立的傅得胜当时并非模范少先队员,而是作为指挥员带队参加红军。据《宁化人民革命斗争史》记载,福建军区独立第七师于1933年初正式成立。独7师先后攻打宁化安远敌周志群部、宁化泉上土堡敌卢兴邦部,由于敌人装备精良据城固守,两次战斗中红军伤亡严重。参加独七师的傅得胜也许正是在这一期间腹部受伤,后在后方医院救治,不得已离开部队回到河田区苏任工农检察部部长。

时空远隔,我们仍然可以感受傅得胜带领全连加入红军的壮志豪情,在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的英勇无畏,乃至因战伤回乡的无奈失落。退伍回乡的傅得胜同样是个出色的领导干部。1934年5月1日《红色中华》第183期报道:“长汀河田区模范营一连、二连、三连,集中到区训练时,经班长以上的干部会议后,全部加入红军。”在这份享誉全中央苏区的荣耀中,同样应该有区苏工农检察部部长傅得胜的一份功劳。

背井离乡开展地下斗争

1934年夏秋时节,中央苏区东大门松毛岭保卫战中,在长汀苏区军民全面参战的形势下,担任工农检察部部长的傅得胜,不顾身体受过重伤,夜以继日组织民众支前参战,挑粮食、抬担架、送弹药。松毛岭失守后,傅得胜和战友们仍然在福建军区指挥下开展游击作战,节节抵抗迟滞敌军,为北上抗日的中央主力红军赢得了更多的主动。

河田余地村老红军邱腾标证明:“1935年2月,上级派傅善成、傅得胜、范云龙等同志到刘屋坑纸寮召开秘密会议,决定建立地下党支部。1935年3月,我们前往漳州南靖南坑以做砖瓦为掩护进行活动,并接待苏区被国民党反动派摧残的苏区工作人员。”1985年4月,离休老红军、长汀县公安局原局长范云龙证明:“ 1935年2月13日晚上,我和长汀县委组织部部长傅善成、河田区军事部长傅德胜三人,到刘屋坑纸厂开会,布置任务联系可靠的老同志,邱腾标、傅善成和傅得胜一道往南靖工作。”感谢亲历者的证词,让我们在今天知晓傅得胜更多不为人知的革命生涯。

邱连秀凝视公公的遗像,轻声话说:“我们夫妻为老人养老送终,从没听他有抱怨、有气恨。老人在病床上神志不清了,还反复叮嘱儿孙一定要听共产党的话、为人民多做好事,搞好生产,搞好家庭,不要向政府伸手,不要贪占别人的便宜。临终前公公睁大眼睛,嘶哑着喊‘中国共产党万岁’、‘毛主席万岁’……”也许在这个革命老人的心目中,一切都是源自内心对理想信念的矢志追求,一切都是根深蒂固的觉醒和坚持。尽管人生坎坷、舛难重重,他用无声的血泪书写了自己一生的完满。

[责任编辑:]

推荐:更多精彩关注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| 闽西日报新亚美游APP

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闽西日报新亚美游APP